野生珍妮怪美的

罗珍妮在微博上有两个状态:在照片里,她穿着布料不多的衣服在海边,露着长腿,晒得又黑又漂亮,这种野生时刻通常被她总结为—“辣度高”;在大多数视频里,她把自己扮成大胡子肌肉猛男或是少数民族的淳朴少女,时不时劲歌热舞,这些时刻,就是日常的、罗珍妮的样子。在这两种状态奇妙的结合下,她有了一种不寻常的女孩模样,怪美的。

野生珍妮怪美的

罗珍妮

好看是她, 乱来也是她

罗珍妮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的脸,思考着如何形容这张脸,突然蹦了句:“ 巨型。”在她的描述中,每一个五官都有存在感,眼睛像爸妈大大的,眉毛也是根根分明,“我的五官都不算完美,但拼在一起自己挺喜欢的。”

小学到高中,罗珍妮都没有把自己放进漂亮或者好看的体系中去衡量。她剪一头短发,喜欢搞户外体育和参加运动会,总待在篮球队和田径队里,每天晒得黑黑的。高中后半段到大学那段期间,爱上油炸食品,发胖了。

22岁的时候,发现体重已经影响到了自己的健康,开始用一年的时间减肥,每天都去健身房,吃水煮的蔬菜和肉,不喝饮料,不吃零食,像一个体训生。

“减肥之后五官立即分明,就像整过容,”像是电视广告主持人似的说完这句话,转头跟我说,“我有对比照片,你给我两百块我给你看。”搞笑博主又营业了。

罗珍妮天生皮肤很好,洗脸、擦爽肤水、面霜,就是所有护肤步骤,最在意的是一定要有防晒霜,“不擦感觉自己在老去”。三四年前,她开始美黑,觉得黑了之后会特别一点,大概也会显瘦一点,“前几年胖怕了,”她说。这件事情是妈妈在过年时隆重劝阻也无法阻挡的决定,如今也有了些许经验,“要涂油,去室内晒,整个人就会像鲜肉一样,均匀加热。室外晒的是坑坑巴巴的,像军训之后的样子。”脸部也尝试过晒黑,发现会长晒斑和皱纹,就改用深色的粉底液来实现。

“满分十分,那我的化妆能力是四点八六分。”她形容自己几乎没什么技术可言,到现在也没有学会用刷子,眼影都是拿手指往上涂。生活中绝大多数时刻都素面朝天,有时候录视频也懒得化妆。可以拿得出手的小诀窍是上礼拜跟一位化妆师学的,“高光不要打在鼻梁上,会显得毛孔粗大。用比粉底色号再浅一色的粉底打在鼻梁和苹果肌的地方,就会自然一点。”

找到自己的风格之后,罗珍妮觉得自信再也不用建立在身边人的身上。“别人要说我长得不好看的话,我也不会生气或是自卑,我就是这样啊。网上有人说我声音粗,我也改变不了,何必再去纠结。”

说完鸡汤,她又忍不住皮一下,“ 有时候我早上起床会被又肿又素的自己吓到,素颜太像我爸爸了”,指了指自己说,“我爸爸就长我现在这样子。”

“所以你有希望素颜更像妈妈一点吗?”

“希望素颜像范冰冰吧。”

野生珍妮怪美的

罗珍妮

爱演是她, 真实也是她

虽然童年里不知道漂亮是否时常在线,但罗珍妮的成长中,好笑从来没有缺席过。

上体育课,操场突然冲进来一只土鸡,她会立刻扑上去捉它;语文课老师希望大家写悬疑故事,她写了一段“早上去豆浆店,遇到一个鲜血豆浆……”的经历。“我的性格就是这样,父母没有很限制我的想象力,非常鼓励我去做这种自由一点的事情。”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妈妈给罗珍妮买了一台照相机,让她随便拍,每周拍掉一卷胶卷,她就在班上拍自己的同学。初中的时候,妈妈又给她买了第一个DV,她就拿去学校搞视频创作,和好朋友一起创作古装剧,自编、自导、自演,“剧目内容大致就是谁杀了谁,从山坡上滚下来,然后又穿越了……”,拍完就传到优酷上面。如今这些最初的作品都被罗珍妮锁起来了,但是在她上传的微博截图上你还能看到,视频里几个年轻人,穿着红黄蓝各色玄幻的服装,戴着插有动物羽毛的奇怪帽子,有点像是盘丝洞和花果山的奇妙结合—一切都挺罗珍妮的。

除了在摄影和视频上的尝试,她还学各种各样的才艺。小学的时候,当别的同学被家长禁止听音乐的时候,妈妈会给她买随身听和磁带,让她带去学校听。为了不参加早自习,她还主动加入了舞蹈队。书法、画画、羽毛球,各种兴趣拓展的地方都有她的身影。“家庭的影响还是蛮重要的。我没有被管住太多,会有更多发挥的地方。”

虽然偶尔觉得遗憾,但那些放弃的时刻,也都成为了罗珍妮成长历史中的带着传奇色彩的故事:书法课没有坚持下来,是因为老师的老公热衷于打麻将,输了钱之后知道回家一定会和老师吵架,继而冤枉她偷钱,她生气之下回家了,从此放弃了书法学习。一个稚气、真实、接地气的成长路径。

大学毕业的时候,她做过活动策划,做一些极限运动的内容。在公司待了一年半多,辞职去写网剧。后来,现在的老板在微博上发现她,她就加入了现在这个广告公司。小时候那些不务正业的野生技能都成了她的闪光点。总被拿去隔壁班当笑话读的作文成了她微博上絮叨可爱的日常故事;舞蹈的底子让她能跳《我要我们在一起》,也能跳土摇迪斯科;坐不下来、注意力难以集中三分钟以上,让她在短短的Vlog里能制造出密集的笑点和槽点。

罗珍妮早期开始模仿各种山歌的MV2017年开始受到网友关注,出现了好几万的转发量。后来恰好去亚马孙的荒岛里拍摄一个商业广告,因为环境太艰苦,同行的人会吃虫子,从树干里砍水喝,惨兮兮的视频受到了大量关注。因为自己喜欢旅行,就大多会记录旅行中各种奇妙遭遇。

做Vlog到现在,坚持了好几年,对那个自由的小女孩来说像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野生女孩自有大魅力

嘻哈中,有一种跟拍方式是“lay back”,指的是唱的节奏比音乐节拍的节奏慢一点点。所有聊天在罗珍妮这里也是lay back的。在和她的对话中时不时会出现一个你无法意料会持续几点几秒的停顿,她又会按照一板一眼背诵课文式的语调跟你分享一个罗珍妮式的繁琐细碎的故事。她丝毫没有半分想要逗你笑的意思,一切憋着的那股好笑劲儿都是从她身上,自然而然散发着的。也许是因为那一点点语言节奏上的错位,也许是因为她比别人多了一点点自由的错位,让一切变得挺妙的。

“你有在视频里面做一些奇怪的事情……”“没有啊?”

“有哪次扮丑的瞬间令自己难忘的吗?”“没有。”

“搞笑会对你造成负担吗?”“什么负担? ”

偶像包袱这四个字跟她是陌生人。唯一介意的是年初的时候去巴厘岛,“本来设想中以为在海里面会有种湿漉漉的、又很阳光的感觉,录在视频里却是像落汤鸡一样的。冲浪的时候以为自己会很帅,结果像是正在洗澡中,头发都是塌下去的,被海浪打得就是妆也花了。”没有录出想要的、拽拽的感觉,就减掉了一些太过分的镜头,她觉得可惜。

总之没有什么需要绞尽脑汁或是费尽心力的部分,就是一种最日常的,对生活的记录。“没有很勤快地更新,没有什么策划,想到什么就录什么。”这是罗珍妮的节奏。

一个符合“野生”特质的存在。

野生珍妮怪美的

James & 罗珍妮

“What would you do for Love”

在男朋友赵健康心里,那些好笑的瞬间恰好是罗珍妮最漂亮的时刻。

他心里属于罗珍妮的高光时刻是她微博中一个视频里的样子:她做了一个基因测试,发现自己有2.31%的藏缅族群血统,换上藏袍唱起“坐上了火车去拉萨,跳起那热烈的雪山琅玛”,看到自己还有2.74%的苗族血统,又把自己抠图出来P在山头,喊起了山歌,“山对面的阿哥哦,小妹今天不上班呦,我们一起去镇上上网不。”

尽管罗珍妮听到这个故事之后有点儿诧异地说了句,“原来他好这口”,赵健康有自己的理由,“很多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漂亮的点,不一定得有一个标准或者怎么样。不管是高矮胖瘦,自己开心是最重要的。”

最开始认识罗珍妮,是在一个朋友们聚会的场合,后来就约会了一次。当时有人过来想跟罗珍妮合照,赵健康还一头雾水,“我开始以为她是JennyLou’s超市的老板娘,因为她们名字都一样啊。”这成了两个人共同的“好笑的梗”的开始。

他也跟罗珍妮分享自己想做的事情,在中国发展健身行业和体育行业的自媒体,那段时间他不知道自己约会的女孩也在做自媒体的工作,“刚好就是一点缘分吧。”

两个人都爱旅行,爱晒太阳,爱游泳,又一起录制了许多在旅途中的视频,“没有什么疯狂的东西,就是很简单的生活。私下的她跟线上没有什么区别,就是很爱开玩笑,脑子反应很快,搞笑的点很快就能想出来。”

赵健康在健身上非常专业,会时不时邀约罗珍妮一起。罗珍妮看准他是个特别包容的人,也时不时在健身这件事儿上“划水”,“ 他从来不会给我泼冷水,或者打击我什么,就让我更松懈,像温水煮青蛙。”“健康比健身更重要,”赵健康回复说。“What would you do for love?”罗珍妮在自己这个视频里,呈现了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因为赵健康想要玩泥巴,她就陪着他一起跳到那种淹到肩膀的泥坑里,尝试各种挑战身体极限的项目,在回去的路上提出置换条件:“ 我们回北京去吃火烧云(云南菜) 好不好?”

私下的时候,罗珍妮会做些非常安静的事情。

挺普通的,但是也很美好的时刻。